在线表单

  • 您的姓名 *

  • 联系电话 *

  • 提交

  •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取消
    确定

图片展示

保定市世纪阳光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312-5052007  

弗洛伊德的内省(三)

发表时间: 2020-09-12 15:35:49

浏览: 3

 另一种任何科学方式都无法评估弗洛伊德的情况是:他同时也是引人注目的哲学家或文化评论家。弗洛伊德的《文明及其不满》出版于1930年,整整15年后,人类看到了原子弹的可怕力量:

人类在控制自然力量方面取得如此巨大的进步,同时,人们也可以在这些力量的帮助下毫不费力地消灭对方,直到最后一个人。他们都知道,正是这些知识导致了他们目前的不安、痛苦和焦虑。

如此的顿悟让我萌生信服。但我们无法以检查大脑血液流动的方式来检验其准确性。事实是,你可以用一整天的时间罗列弗洛伊德所做之事的对与错。更有趣的是,虽然神经精神分析学总是始于和解性研究中描述的乏味意义,可是,这些却又不是该领域真正的内容。

神经精神分析学的基本问题更为深入。在其争辩之中,以及抵抗/尝试的和解之中,神经精神分析学对于“人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有两种基本的思维,在这两种思维之间有着一股强大的张力:人既是一个主体,又是一个客体。或者,使用了一个不合时宜的二元论:人即是一种心智,又是一个大脑。

心智功能总会让我们思考自己的心智功能是如何改善的,那么,我们如何思考这个问题呢?新石器时代的人认为,邪灵导致了精神疾患,因此他们尝试着在颅骨上钻孔来驱逐他们。中世纪的人认为,黑胆汁过多造成了抑郁,所以派人去放血、服用泻药或者驱魔。同样,绘制心智地图与疗愈心智之间同样的反馈回路也适用于精神分析。当弗洛伊德让人们躺在昏暗房间的沙发上谈论童年时的戏剧性事件之时,他既在探索心灵的结构,又在寻找一种抚慰心灵的方法。

如今,一些学者将我们生活的环境称之为神经文化(neuroculture),神经文化将通俗的大众意识和科学意识转化为可理解的人类生活,正如巴塞罗那大学的Fernando Vidal所说的那样,“身心,而不是简单地拥有一个大脑”。正因为如此,现代心理学的反馈回路彰显了其唯物主义。让抑郁患者服用诸如百忧解之类的SSRIs类药物是因为我们相信:底层物理现象是情绪的基础,因此需要一个物理干预。它和你的颅骨,你思考的处境没有多大关系。改变的路径在你的头脑之外,改变血肉躯体的运行方式才是你的方法。

这一宏伟的“人类意象的自然主义转向”正如在德国美因茨大学哲学家Thomas Metzinger所描述的那样,这根植于从宗教的缓慢死亡到快速生长的古怪宗教超人类运动的所有事物之中。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认为精神分析是古怪的,外行的,以及可能是无效的原因。

精神分析的基于的信念是:反省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思想具有力量。

这不仅仅是处方笺的问题。当今时代最先锋的认知行为疗法(CBT)——脱胎于过去所说的“谈话疗法”——是一种极端的非弗洛伊德主义。

我的治疗师,就是在墙上挂着弗洛伊德签名照的哪位,她是CBT专家。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减轻了我在事实上的痛苦。但是,我无法在CBT的体验中抵达更深一层的痛苦,无法触及我心灵阴暗地下室的准神秘古迹。

CBT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心智痛苦状态的形式和实质,以令人压抑和恐怖的的方法思考世界的方式被简化为如同错误算法的一种东西,这些东西是一首有毒的歌曲,盘旋在你头脑之中。你为什么会以一种难以捉摸的、毫无意义的、死得更好看的方式思考,如此的问题,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关键在于,你要学会整理无用的思维模式,并改正它们。

如果精神分析是天主教堂的忏悔室,那么CBT更类似于冥想垫,或者是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沉思录》的一个章节。CBT的重点在于人们如何对想法作出回应,而不是那些思想承载的更深的精神意义。

倘若精神病学如此,日常生活也会如此。内省已经过时,在现代观念中,自我精神的改善大都等同于改善自己的身体和血肉之骨。无论我们关注的幸福是什么,最终都会变成了一种对身体的挑战。你可能已经注意到,现在的人们似乎很少晒日光浴或进行体育锻炼;他们“补足他们的维生素D”或“释放内啡肽”。

如果你是冥想和正念的粉丝,那么,你会不会对有关核磁共振扫描仪中的小和尚的文献感兴趣呢?你可能喜欢三文鱼,难道你不祝贺自己摄入了ω-3脂肪酸吗?

最近,一位朋友告诉我,他已经走出了抑郁,这归功于“古老的大脑”:自然的睡眠模式,长距离的散步,大量的绿叶蔬菜。这些不是百忧解,但基本方法是一样的:通过外部生理作用改善健康。

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在小说《勇敢的新世界》(1932)所创造的“理想化的快乐药物”意味着:不去体验不需要的情绪,而活在永恒的极乐状态中的人是不存在。赫胥黎想象中的世界是著名的反乌托邦。但是米歇尔·维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cq)在《屈服》(1998)中的一个角色说:“人人都说勇敢的新世界应该是极权主义的噩梦…但那是虚伪的废话。勇敢的新世界我们理想中的天堂。”在某种意义上,勇敢的新世界是现代社会完美逻辑的结果,在此之中,内省被完全合乎标准的生理干预抛弃了。

与之相对,精神分析建立在一个基本信念上,即主观体验首当其冲,内省是自身(之中的)一种强大力量。思想具有力量。因此,精神分析的治疗模式植根于谈话之中。一小时又一小时,一年又一年。对一个人的深度的授权是精神分析的基本定位:心智有它自己的资源,如果你能学会用正确的目光向内凝视,你就可以开始辨别和勘察你的内在风景。

弗洛伊德曾说,谈话疗法的目的是“将神经症患者的痛苦转化为常见的不幸”,这也许不是转化,但并非无关紧要。正如Hustvedt所说,评价精神分析及其后继者的唯一重要的问题是:“谈话可以让一个人从症状的解放中获得自由么?”这个问题之中有着一个基本的信念,即,只有主观性才能彻底的翻修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您也可以留下您的信息 、 

                                         我们会安排资深心理咨询师与你取得联系。

在线表单

  • 您的姓名 *

  • 联系电话 *

  • 提交

  •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取消
    确定

保定市世纪阳光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保定市莲池区裕华东路111号三楼

 

 

 

 服务热线

0312-5052007 

 

邮箱

2098054234@qq.com

 

保定市世纪阳光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CONCACT US
公司地址:保定市莲池区裕华东路111号三楼
联系电话:0312-5052007
电子邮箱:2098054234@qq.com

外贸网站:www.00000.com

公交